长熊耳的肉包子

【国象 r18】Crystal (二)

亚里:

       
①此篇有车,朝耀车,
②本篇蒙眼play,沁乳play,轻微sm,雷者自觉避开
③祝大家金鸡报晓,好运开年,给大家拜年了【鞠躬】


那么开始吧⭐


        产期如实到来。
        六月虽然才刚刚进入夏天,但是确实格外的热,王耀皱着眉头尝了一些亚瑟送来的荔枝,又喝了一碗药,便侧卧躺在了贵妃椅上小憩,不想怎么动弹。
        不一会儿, 他感到小腹有些轻微的疼痛,一开始并不在意,以为是孩子调皮,在肚子里面动弹。但是渐渐地,阵痛感越来越强烈,他知道,是孩子想要出来看看这个世界了。他艰难地起身,想要呼喊嬷嬷过来,但是根本没有力气,他只能一咬牙,推开了贵妃桌上的茶盏。茶盏“唰”地掉在了地上,引起了不小的声响。
        嬷嬷带着一干人等匆匆冲了进来,推开门,就看见了汗流不止的王后。王耀艰难地动了动唇角:“生......要生了......”所有人才反应过来,紧张而有序地张罗着。
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时间里,王耀意识模糊,他只觉得自己肚子好像裂开了一样疼,肋骨一根接着一根地断开。
断了几根呢?王耀已经来不及去数了,他只想赶紧结束在黑暗中的这段长跑。
        再一步,再一步,前面就是光亮了。
       “马上,王后使劲啊!”
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”
         强烈的痛感来袭,王耀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         他好像跑不出狭长的黑夜了。


        王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。夕阳的余光从窗口偷偷爬进来,装饰了小王后的衣肩。王耀摸了一把自己额头的汗,慢慢地睁开眼睛,坐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的余光瞟见了旁边的红色布团,转过头来细细一看,是一个皮肤皱巴巴的小婴儿。王耀抱起他,看了看他的脸,嘟囔:“真丑,像个小猴子。”再看了看,没有头发,甚至眉毛也没有。王耀感觉自己的眉头皱的更凶了,手往下,揭开小被子,看见小婴儿的双脚立即踹了出来。小王后看见了自家孩子的小火把,恶作剧般地捏了一把,“没想到倒是个小丑男。”没想到一捏,孩子立刻哇哇哭了出来,王耀吓得连忙安抚。
      “不丑,不丑......”谁知道孩子叫的越来越大,把隔壁的嬷嬷吓得也赶紧过来。嬷嬷简单地行了个礼,连忙从王耀怀里接过孩子,开始哄起来。在摇篮曲和手臂篮子的双重攻击下,孩子开始渐渐停止了哭闹,安然地睡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   “殿下,小殿下如果一下还会哭闹的话,应该就是他饿了,到时候,就请王后多多费心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诶?费心?我需要做什么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抱着婴儿的嬷嬷呆了呆,勉强定了定神,慢慢说道:“嗯,您需要给他哺乳,”嬷嬷歉意地皱了皱眉,“夏宫预备的奶娘不是很足,而且天气炎热,其他母体的乳汁可能会因为身体洁净的原因对小殿下不是很好,只能让殿下多费心哺乳一下了,其他辅助的粥品我们会下去预备好,以备小殿下所需。”
        这对于王耀可是不小的挑战,原来在皇宫的时候,奶娘数目充裕,又是因为在冬天生下的艾米丽,所以关于小公主的饮食他也无需操心,全权由底下的奶娘们负责。哺乳,还是第一次......
       “嗯,好的。”王耀绽开了笑容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一直到夜晚,孩子都没有哭闹,只是安安静静地沉睡着。栀子花的香气浓郁,随着夜晚的凉风钻进房间,王耀给孩子裹紧了衣服,防止他着凉。
       “到了六月呢,栀子花开的好香,”王耀轻轻拍打着孩子的裹被,“这么香......那么叫你小香好不好?”小皇后看着孩子熟睡恬静的脸,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他给小香唱起了童谣,用着东方古老的语言,夜晚是那样的宁静,时间也不忍流逝而去。当他唱到一半的时候 小香突然哭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  应该就是饿了吧?王耀想。
         嗯......哺乳的话,自己应该还是能做的到的!
        王耀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,撩起来了自己的上衣,让小香凑了过来。可能是天性吧,小婴儿立刻就找到了位置,索取母乳。他闭着眼,安静地吮吸着。王耀感觉一开始极其不安的内心瞬间平静了下来。他想,他应该是第一次真正尝到了作为母亲的感觉吧,那样的欣慰与慈爱。
     “你要好好长大哦,小香。”小皇后慈爱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 过了两个月,亚瑟·柯克兰处理完了手上的公务,赶到了夏宫。他把肩上的披风和手上的龙皮手套抛给了侍从,一路火急火燎地赶到了王耀的行宫。他拉开水晶做的帘子,就看见王耀拿着自制的小玩意儿逗弄着婴儿。亚瑟没有再上前一步,只是静静地伫立着,目光柔和地注视着这一切。
        真好,他和他有了自己的孩子。
他的思绪似乎回到了那个夏天,他与他的那一刻。


       “我以后肯定会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,像春燕的小兔子那样,”可爱的小奶娃抬头,看见了角落里颓废的小哥哥,立马改口,“诶诶诶,不是,我们都会有的!”目光十分坚定,并且赌气决意不再看婶婶的孩子。
         虽然......虽然,还是很想看.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王耀正拿着拨浪鼓逗弄着怀里的小香,完全没有注意到来人。小香的小手随着拨浪鼓的摆动而摇晃着,笑得格外清甜。
        亚瑟走上前去,硬质的靴子敲在地板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王耀抬头 ,见来人是亚瑟,吓得把手里的拨浪鼓都掉在了地上。亚瑟绅士地弯腰捡起地上的拨浪鼓,交到了王耀的手上。然后抱起了孩子,小香笑得咯吱咯吱地,比刚刚更加欢了。亚瑟用手指逗弄着小香,说:“我给我们的孩子取名为贺瑞斯,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 那是一种坚决的,不容置疑的语气,贯彻了军人的硬朗。
        王耀乖巧而又惧怕地点了点头,“很好的名字。”
亚瑟弯起了唇角。


        当晚,亚瑟没有急着驾着赤龙回去,他似乎理所应当一般留在了夏宫过宿。小香被嬷嬷抱下去了隔壁的房间休息——王耀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亚瑟带着赤棋的公文,踏进了王耀的房间。赤棋的公文杂而又繁多,可笑的是这些并不经过国王的手眼,而是由骑士长批阅。王耀看见那些公文,只想离得远远的。那些公文,只会让他想起被束缚的权利和被人宰割的事实。
         王耀感觉今天胸前有些不舒服,和嬷嬷说了一下,嬷嬷听后,给了他一只白玉碗,让他把母/乳挤出来就好,否则会形成毒素,对小香的身体不好。
         王耀带着白玉碗绕到屏风后面,打算开始行动,正将衣服褪去,自己后面就出现了一个高大人影,墨绿的眸子闪烁着幽光。
       “你在干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小皇后打了个寒颤。
  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事情变得暧昧而又绵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简书里不要点赞


注:①栀子花的花语是:坚强,永恒的爱,一生的守候,我们的爱
     ②耀耀现在还小,但是经历与孩子会使他慢慢成长,最后懂得成为霸气总攻,大家别急,这篇文走的路还很长
    ③没有任何黑角色的意思,请不要撕逼,谢谢合作
     ④大概过两章就是米耀,露中的车了, @-わかもの-  太太抱歉再等等QAQ,嗯嗯祝  @定东西南北上中下前后左右 太太这次吃好w,本来打算晚上发,但是害怕太忙
     ⑤去到简/书不要点赞,我怕会被和谐,链接如果挂了,请告诉我,顺便叫上老伴儿  @小巷的稗子草
     ⑥求评论,初次尝试长篇,可能不 是很好,我会多方改进的,谢谢各位w
 
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255)

  1. 长熊耳的肉包子亚里里里里 转载了此文字